| | | 百度

25岁心脏病女子产子离世,产科医生们开了一场讨论会

2019-03-19 16:55 澎湃新闻=
百度 该事件发生后,脸书保护数据的能力和诚意受到用户和政府质疑。

  25岁的吴莹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,伴有重度肺动脉高压,生下孩子后离世。图为手术画面。《人间世2》摄制组 供图

  “这要是一场梦就好了,最好的技术,最好的专家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25岁孕产妇吴莹的家属这么说道。

  25岁的吴莹只想有个孩子,但她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,伴有重度肺动脉高压,医生和家属都反对她生孩子,但“人生要圆满,就是要有个孩子”成为她的执念,最终“搏一把”的她,离世了。这是1月8日晚播出的纪录片《人间世2》第二集中的一小片段,这一集被命名为《生日》,拍摄地点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(下称“仁济医院”)和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。

  吴莹离世后,仁济医院产科主任林建华与其他医生在一起,开了一场讨论会。医生们经过讨论,明确了一点:要严格把握适应证,对于这种不能生的,不能有同情心,要反复把过往一些惨痛的案例讲给她们听。

  但林建华转念一想说,有时候也尴尬,生育权在她的手里,他们很难去控制她们的想法。

  产妇:不生孩子有些不完整

  “每个孩子的生日,就是你的妈妈受苦的日子,很多人不知道女性为生孩子付出了多少疼痛。”导演李闻说,这是他将《人间世2》第二集取名《生日》的原因。

  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整个摄制组历时一年多,总共跟踪拍摄十几个家庭,而片中主要展现的是3位妈妈的生育故事,有悲伤,也有喜悦,有惊慌,也有激动。片中也透露着诸多产科医务人员的无奈,一方面是对那些渴望得到孩子的母亲的怜悯之心,一方面又在担忧生育与生命的风险。

  38岁的林琴,三年前已经有个2个女儿,都是剖宫产,她想再要一个儿子。但她有凶险性前置胎盘,胎盘还长到了子宫肌层,术中容易大出血,医院为她准备了充足的手术血。

  为了生下孩子,林琴出了1万毫升血,相当于体内的血换了三遍,她的子宫也被摘除。最终林琴母子平安。

  这是发生在仁济医院的故事,该院也是上海市5家危重孕产妇抢救中心,承担了上海40%的抢救任务。

  “来我们这里的,很多是不该生孩子的,从理智的角度,我们医生会劝她,你怀孕的过程非常危险。”在仁济医院妇产科主任林建华眼里,这样的生育,很难说是母性的伟大,还是生命的赌博。

  怀孕7个月的饶美林有脑积水,分娩之前要做一个开颅手术;患有严重心脏病的杨彩丽,为了有自己的孩子,做好了拼命的准备,她在病床前说:“我就想为他生个小孩,作为一个女人,不生孩子有些不完整。”

  为了生下自己的孩子,25岁的吴莹最终不幸离世。她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,伴有重度肺动脉高压,怀孕生子会严重威胁她的生命,她不顾家人反对,依然要决定生子。

  “人生要圆满,我觉得就是要个孩子,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,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,即使我朋友讲得再严重,他们也有孩子,那我也想要有。”吴莹说。

  吴莹生下了孩子,产后抢救多日,最终赌上了性命,她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儿子,也没来得及给孩子取名,孩子手腕上的标签仅仅写着:“吴莹之子”。

  一边是生,一边是死,全家都在ICU外面哭,她的家属说:“这要是一场梦就好了,最好的技术,最好的专家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  医生:要反复讲惨痛案例给她们听

  吴莹离世后,林建华与其他医生在一起,开了一场讨论会。

  为何肺动脉高压生孩子有风险?林建华说,肺动脉高压会导致血液进不到肺循环,不能交换氧,就会出现低氧,左心系统没有血过去,就导致低血压,低氧和低血压,让全身没有氧气供应,尤其心脏冠脉和其他脏器的供血,慢慢都会出现问题。

  医生们经过讨论,明确了一点:要严格把握适应证,对于这种不能生的,不能有同情心,要反复把过往一些惨痛的案例讲给她们听。

  但林建华转念一想说,有时候也尴尬,生育权在她的手里,他们很难去控制她们的想法。

  42岁的产妇应贤梅就是如此。她的儿子是一名消防战士,年仅20岁,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,被灼热的气浪推出阳台,从13楼坠落,不幸壮烈牺牲,高龄的她顿时变成了失独母亲。

  “有个孩子才像一个家”——这是应贤梅的看法,为此她在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做了4次试管婴儿,但都失败了,当第5次看到超声影像中的胎儿的那一刻,她激动地抱住医生,哭着说“不容易”,腹中的孩子成为她人生坚强下去的理由。

  尽管在产床上,平时不怕疼的应贤梅喊着“这比死还难受”,但听到孩子的哭声,她无比喜悦与激动。孩子被取名梦湲,意为圆梦,消防战士们送给了她一件迷你消防服,还在孩子满月之际举办了一场庆祝仪式。

42岁的应贤梅(右一)生下了儿子。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 供图

  作为应贤梅的主诊医生,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产科主任程海东表示,站在应贤梅的角度,她很能理解其承载的巨大压力,而其实,“母亲”这个身份是很朴素的,尤其是在生产时,不应该贴上任何的标签。她需要的仅仅是等待和努力,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新生命,为此,产科医生任重而道远。

  纪录片导演:活着才有生育的可能

  “那些明知道有生命危险还依然坚持要生孩子的,究竟是出于母爱,还是为了来一场生命的赌博?”仁济医院产科主任林建华思索着她的患者们为何要生孩子,“这是女人要有一个完整性,也是对丈夫的一种爱,或者迫于婚姻的压力。”程海东说,他们希望去实现女人做妈妈的愿望,但生育和生命之间要尊重生命为先,怀孕有3个阶段,3个月为一个单位,孕早期、中期、晚期,都要严格评估分娩是否会安全。

  “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可以预知和保驾。”程海东说,我们只能尽力做好妊娠安全性的评估,使其提前到孕早期甚至孕前,都十分有必要。

  程海东举例说,她在临床遇到许多伴有妊娠风险的产妇,如妊娠合并糖尿病,这会造成孕妇羊水过多、泌尿系统感染,还会增加高血压的风险,而对胎儿来说,如果血糖控制不好,会影响其发育和各个系统器官功能的成熟,必须要调整饮食、接受相应治疗;又如妊娠高血压,这是当前较为常见的问题,发病率为9.2%,严重时就会出现先兆子痫状态,导致全身脏器血流不畅,进而组织器官因缺血缺氧而受损等,最终造成孕妇和胎儿都有危险。

  “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。”这是导演李闻最终想要告诉社会大众的,“生命权是最重要的,活着才有生育的可能。”

责编:王丹
分享:

推荐阅读

百度